<cite id="hpfvn"><strike id="hpfvn"></strike></cite>
<cite id="hpfvn"><span id="hpfvn"></span></cite>
<var id="hpfvn"><video id="hpfvn"><thead id="hpfvn"></thead></video></var>
<var id="hpfvn"></var><cite id="hpfvn"><span id="hpfvn"></span></cite><cite id="hpfvn"><strike id="hpfvn"></strike></cite><var id="hpfvn"><video id="hpfvn"><menuitem id="hpfvn"></menuitem></video></var>
<var id="hpfvn"><strike id="hpfvn"><thead id="hpfvn"></thead></strike></var>
<var id="hpfvn"></var>

如皋發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聞網 > 新聞頻道 > 社會民生 > 正文

袖珍女孩愛情記

  驚訝與同情,幾乎是所有人看到金青青的第一反應。的確,身高只有68厘米,體重不到18公斤的金青青,在哪里都是人群中的焦點。以前,金青青只能一個人默默接受大家異樣的目光,然后慢慢適應,現在,她的身邊站著比她高出一米的陳強。當別人問金青青這個帥小伙是誰的時候,她會爽朗地笑答:“這是我的丈夫。”

  有人覺得陳強很傻,也有人覺得陳強是想靠金青青出名。面對大家的種種議論,陳強說,他在走向金青青的第一步之前,就已經做好了所有的準備。所以,他與金青青一起承擔債務,一起接受議論,一起勸說父母,也一起迎接未來。“不管是怎樣的難題,我都愿意和她一起面對。”進一寸有一寸的歡喜,即便金青青的人生不完美,但只要她與陳強兩個人共同前行,這便是幸福。

  前傳:一個人的堅強

  金青青患有軟骨病,12歲之前,她骨折過二十多次。金青青沒上過學,一直跟著唱民歌的母親到處演出,因此愛上了唱歌。15歲,她到海安殘疾人藝術團工作,離開了母親,金青青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了生活上的不便。“不僅是我,團里的很多人都是這樣,有些盲人朋友連吃飯都很困難。”金青青覺得,殘疾人應該有一個更好的工作環境。

  2007年,17歲的金青青回到如皋,向親戚、朋友借了十幾萬元,租了一棟破舊的大樓,請了一個專業的護工,招募了三十多位在藝術上有一技之長的殘疾人成員,組建了一個殘疾人藝術團。起初,藝術團辦得紅紅火火,唱歌的、演奏樂器的、表演雜技的……團里的能人很多,加上金青青能說會道,人緣又好,藝術團不斷能接到演出邀請,甚至還到姜堰等地作專場表演。“名氣大了以后,有不少殘疾人朋友慕名過來,想加入我的藝術團。”漸漸地,金青青成了小有名氣的袖珍女歌手。

  然而,藝術團并沒有因為它的“特殊”而受到大家長久的偏愛和關注,很快就陷入了困境。由于金青青行動不便,對外聯系客戶都要通過中間人,有些中間人拿到演出費就溜走了,有些演出商則是找借口拖欠演出費。“我要準備道具,負責成員的伙食和住宿,還要給他們開工資,這些都得靠演出費來撐著。”時間久了,藝術團的運轉就出現了問題,成員陸續離開了,還經常有債主上門來要錢。“最后只有5個人愿意留下來。”金青青安慰自己,這樣也好,可以縮小規模,一邊還債一邊演出。但是有一天,金青青正在和成員們排練的時候,她的母親走過來,憤怒地扔掉了話筒,讓她把藝術團關掉。“又有債主上門來要錢了,還拿走了家里的東西,我母親再也不想過這種擔驚受怕的日子了。”母親的態度給金青青帶來了很大的困擾,“我不想讓她擔心,但是我又怎么能放棄藝術團呢?”

  轉折:兩個人的幸福

  就在藝術團陷入困境的時候,金青青遇到了陳強。“在遇到他之前,我從成員那里聽過很多關于他的描述。”當時陳強在離藝術團不遠的一家理發店實習,藝術團的成員們每次做完頭發后都會跟金青青描述店里的這位實習生有多帥??烧嬲姷疥悘姷臅r候,金青青的心里卻滿是嫌棄,“染著一頭黃頭發,身上到處掛著金屬鏈子,一跟女生說話就臉紅。”金青青調侃地說,有點像“流氓”和“悶葫蘆”的混搭。

  一開始,金青青壓根沒想搭理這個小伙子,但陳強卻很主動,隔三差五地就到藝術團里走走。有一次,金青青急著用錢,但身旁除了陳強沒有別人了,只能硬著頭皮跟他借1000元。“他一口答應,隨即回家取錢。跑回來的時候,他手里捏著一疊錢,還有些愧疚地說只有500塊,問夠不夠,不夠的話再跟別人借。”陳強的話讓金青青頓時熱淚盈眶,這種在困難的時候有人陪伴和支持的感覺實在是太溫暖了。“當我開始試著了解他、接受他時,我發現他很體貼、溫柔。”金青青記得,陳強第一次把她抱起來的時候,嘴里叼了一根煙,煙灰燙傷了她的額頭。自此以后,陳強就很少吸煙了,在抱金青青的時候更是不會碰煙。

  相識后半年,金青青與陳強便確定了戀愛關系,但這個事情只有身邊的幾個朋友知道。“他的家人肯定是不同意的,健健康康的一個小伙子,為什么要找個殘疾人做女朋友呢?”金青青心里清楚,別說是陳強的家人了,她自己都覺得這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但陳強不這樣想:“我覺得她堅強、樂觀,她教會我很多東西。很多人都說遇到我是她的福氣,其實遇到她是我的幸運才對。”盡管在相處的八年多的時間里,金青青無數次提出分手,甚至會故意挑刺讓他主動離開,但陳強始終守在金青青的身邊。

  承諾:一輩子的守候

  2008年的情人節,陳強結束了理發店的工作,走進一家花店,買了一朵玫瑰,通過藝術團的一個成員把花送到了金青青的手里。晚上,他給金青青打了一個電話,就說了一句話:“青青,我想照顧你一輩子。”金青青以為他在開玩笑,也不敢多想這句話意味著什么。因為那時候,很多問題擺在面前,讓她不敢往前走。沒想到,陳強一直在努力實現這句話。去年,他牽著金青青的手,走進了婚姻的殿堂。

  遺憾的是,金青青一手創建的殘疾人藝術團因為債務問題,在幾年前還是關閉了?,F在,為了還清剩下的債務,金青青和陳強兩個人單獨出去演出,最忙的時候一天要跑七八場。“雖然每天都很忙碌,但還欠著十幾萬元,有時候在路上遇到債主,他們甚至會把我們拉下車。”面對這樣的情況,金青青既尷尬又著急。但幸運的是,有一群熱心人一直在關心和幫助著她,這些人不僅僅是金青青身邊的朋友,還有來自外省的陌生人。“等還清債務后,我想重建殘疾人藝術團,為更多的殘疾人提供工作。”金青青相信,有這么多人的幫助,這個愿望不難實現,“更何況,現在我不是一個人。”

  采訪結束后,金青青和陳強開著朋友的車趕去東陳鎮的一戶人家演出。當金青青開著童車到舞臺中間的時候,人群中傳出了議論聲。金青青絲毫不在意,唱完幾首歌后反而大方地向觀眾講起了她跟陳強之間的故事,還笑著問觀眾:“一個身高68厘米,一個身高168厘米,大家說我們配不配???”誰也不知道,這份坦然的背后有多少努力,又有多少淚水。金青青在舞臺上說:“我多么想站起來行走,我多么想有一個健康的身體,但我不怨恨父母,更不痛恨命運,因為我有一個完美的情人,他會一直守候著我。”(特約記者 許亞竹)

如皋市融媒體中心(如皋市廣播電視臺)、中共如皋市委新聞網版權所有,轉載請注明出處和作者!

責任編輯:華燁
0

有害信息舉報